【票·资讯】“流量明星”背后的“粉丝”力量 | 长报道

摘要: 当前的电影资本市场流传这样一句话——“IP加流量明星等于高票房”。

10-11 23:32 首页 电影票房

点击上方关注 ↑



来源 | 中国电影报

文 | 郑中砥

编 辑 | 姬政鹏


今年刚大学毕业的小圆是刘亦菲的“死忠粉”,大学四年间,她共计参加了23场刘亦菲的节目录制、新片发布、机场应援等各类活动,足迹遍布北京、上海、南京、武汉、深圳、长沙、重庆等12个城市。参加活动的交通、住宿、门票、购买衍生品等各项支出共计两万三千四百余元。


在采访中,小圆告诉记者,“我(参加的频率)算是比较正常的,因为其实刘亦菲的活动并不是特别多,像有些人(指其他同学),‘粉’鹿晗、吴亦凡的,除了参加国内大大小小的‘爱豆’活动之外,有时候还会飞去韩国看演唱会。”


经过采访,记者发现像小圆这样肯为“爱豆”花钱的“死忠粉”并不是个例。很多“粉丝”都愿意为自己的“爱豆”花钱,尤其是那些加入“粉丝会”、“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的“粉丝”们会更愿意为自己的“爱豆”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成本。


在“爱豆”有新片上映或是新专辑发布的宣传期,“粉丝”们会自发组织包场观影、批量购买偶像专辑、向路人发放集资制作的“爱豆”电影衍生品或专辑周边小礼品等多种活动来为自己的“爱豆”宣传造势。


 

“看着人多力量大

不过也就是资本角逐中的一粒沙”


2016年3月,一个名为“卫视电视剧小妹”的加V认证微博,爆出一组当红“流量明星”的片酬报价单,榜上有名的明星片酬都在千万量级以上,更有几位直逼亿元。


榜上一名演员的前经纪人李先生告诉记者,“明星报价不太具备实际意义,多与最后实际签约价有很大差别,基本只是报价的四分之一甚至更少,且支付方式并非只有现金一种,片酬入股分红也是常见的支付方式之一。”


但无论如何,千万量级的片酬对于一部电视剧或者电影的投资方来说都绝非小数。面对如此高价,投资方仍然“前赴后继”追逐“流量明星”的原因,一方面是资本涌入电影市场带来的整体升温;另一方面,他们看重的更是演员背后万千“粉丝”的购买力。


当前的电影资本市场流传这样一句话——“IP加流量明星等于高票房”。对于投资方而言,签约那些“自带流量”的明星,意味着会有大量“粉丝”为影片自掏腰包、自发宣传,这就为影片赢得了数量众多愿意为之付费的人群作为基本保障。


资方签约“流量明星”的行为更像是高价为自己“买保险”。那么,这张“保单”到底有没有发挥作用?



回首2011年,杨幂主演的小成本国产惊悚悬疑电影《孤岛惊魂》以黑马之态创造了当年国产惊悚片的票房纪录,也让整个电影行业第一次被“粉丝”的力量震撼。


《孤岛惊魂》首映当日,预售票在一小时之内售罄,抢票激烈程度堪比北京电影节展映,不少影院临时增加排片,影片首周票房突破五千万,最终以400万投资拿下近亿票房,昭示了“粉丝”对电影票房的超强助推能力。


可以说,正是从这部影片开始,流量明星被投资方捧上了神坛。记者联系到了在《孤岛惊魂》映时组织包场的杨幂官方后援会负责人大铎,他再三考虑之后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理由是“杨幂是关注度较高的公众人物,任何不经允许的发言都可能会对她的形象和事业产生影响。”


同时,大铎也提到“在当前的风口浪尖上,作为一个民间粉丝组织代表来发言可能也有诸多不便之处。”不得不让人感慨粉丝在对待偶像事宜上认真谨慎的态度。


在《孤岛惊魂》之后,大批影片一次又一次验证了“粉丝”的力量。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堪称个中翘楚。此系列影片由杨幂、郭碧婷、陈学东等大量颜值超高的“小鲜肉”、“小鲜花”主演,虽然每一部都伴随着口碑争议,但是该系列四部影片仍掠下17亿余元票房,高居国内系列电影的票房前列。


这一成绩背后,各大主演明星以及原著的“粉丝”们功不可没。中影星美院线宣传副经理杨帆告诉记者,“《小时代》上映时候杨幂粉丝、郭敬明粉丝都组织了不少包场,吴亦凡主演的《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也是我印象比较深的粉丝包场。”


而今年的《悟空传》、《心理罪》、《星际特工:千城之城》等影片也仍在展示“粉丝”的力量,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便是今年夏天《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粉丝锁场”事件。


记者想要就“锁场事件”采访当时参与发起“锁场”活动的“粉丝”,遭到了“粉丝”的拒绝。


一位网名为“菲韵”的刘亦菲粉丝会组织者回复记者,“我知道您想问什么,不过我倒是没什么想说的,‘粉丝’这个群体只不过为了喜欢的人聚在一起,听歌会打榜,看电影会买票,看着人多力量大也不过就是资本角逐中的一粒沙,用到你了捧一捧,(不用的时候)随便扔锅扣着还要背。‘粉丝’左右不了什么,我的工作也不过就是按部就班地和各家‘粉丝’团体一样组织大家活动,其他没什么可说的。”言词中对于“锁场”似乎有些难言之隐,又透出些许无奈。


无独有偶,记者在对杨帆的采访中,她也表示不愿再谈“锁场事件”。似乎,这场在一个月前闹得沸沸扬扬的“业内大新闻”已经在“粉丝”和影院双方的沉默中默契地归于平静。



记者辗转多方,终于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粉丝”那里了解到,原来“锁场”并非《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独有。


几乎每一部有“流量明星”参演的影片都会有“粉丝”自发“锁场”,尤其是在非黄金时段的场次,“粉丝”通过购买一两张电影票的行为,阻止影院因无人观影而取消放映,进而保证影片排片率。


这位“粉丝”还告诉记者,为了能够让现场买票观影的观众能够坐在最佳位置观影,在“锁场”时,他们“通常会选择比较边角的位置,把好位置留给普通观众”,可谓费尽心思。


而对于影院来说,“锁场”似乎是影院与“粉丝”之间“看破不说破”的默契,大多数时候的“锁场”都可以被容忍,尤其是在同期没有强力吸金影片的情况下。但此次《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恰逢《战狼2》上映,两片相较,《战狼2》的超强吸金能力打破了影院与“粉丝”之间的平衡,“锁场”从暗处闹到了明面。菲韵的一句“看着人多力量大,不过也就是资本角逐中的一粒沙”道出此中辛酸。


抛开“锁场”不谈,“粉丝”们更多时候通过包场观影、自发制作并免费发放电影周边、筹资购买宣发礼物、网络宣传等多种多样的正面行动为明星和资本贡献了从线上到线下的超高经济效应。


毫不夸张地说,资本在利用“粉丝”博取尽可能大的利益,但这显然是一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交易。“粉丝”为了偶像,一切都心甘情愿,用“粉丝”小圆的话说,“完全是自愿自发的活动,一切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爱。”


26岁的电影学硕士王大傻是彭于晏的一名“死忠粉”,在采访中,王大傻告诉记者,在“爱豆”新片上映期间,他们不仅会组织包场多次观影,还会自愿筹款包场送票给普通观众,通过这个方式向更广大的普通观众推广自己的偶像。


同时,王大傻也提到,“送票的话,我们会要求观众不要浪费,就是如果领了票就一定要去看。这样一来既保证最大限度地‘安利’(意为‘推广’)彭于晏,可能也会顺带提高《悟空传》的单场上座率吧(笑)。”


在问及看了几遍《悟空传》时,王大傻回答,“五遍吧”,不等记者惊讶,王大傻又接着说,“但是每一遍都还是会激动啊!毕竟彭于晏实在是太帅了!”在问她作为一个电影专业的硕士生从专业角度如何看待《悟空传》时,王大傻愣了一会儿,直言“我看的只是彭于晏,别的还真没有认真考虑过”。



像王大傻一样为了“爱豆”可以忽略剧情、演技并不断贡献时间与金钱的“粉丝”不在少数。小圆告诉记者,她为刘亦菲主演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贡献了200元钱,和其他“粉丝”一起募集资金进行包场。


除了最基本的多次观影和包场赠票之外,他们还会自发地大批量购买电影周边衍生品,小圆告诉记者,她和很多粉丝都买了“桃花蜜粉”、手机壳、充电宝等各种电影衍生品。


除了为偶像直接贡献经济价值,想尽各种办法增强偶像的曝光率也是“粉丝”的日常之一。比如线上线下联动,为偶像剪辑物料,编译海外新闻报道、收集日常偶像话题、运营偶像贴吧、后援会微博,合力帮助偶像上热搜等。


可以说,明星的热度在初期靠自己和经纪公司,在后期会有庞大的“粉丝”群体在自发自主地提供更大助力。“粉丝”不仅为偶像主演的影片带来直接的经济利益,同时也会自发进行线上线下的宣传,极大提升电影的关注度。


以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心理罪》为例,上映前半年就曾数次被“粉丝”刷上微博热搜榜。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确定杨洋和刘亦菲为男女主角时,还一度引发了剧版“三生粉”们关于“刘亦菲与杨幂谁更适合‘白浅’一角”及“杨洋与赵又廷谁才是完美‘夜华’”的网络大战,“粉丝”们在微博上互相为自己的偶像列队,轮番上演口水战。


今年8月11日上映的《心理罪》也早在去年6月就因确定李易峰主演“方木”一角而被数度送上舆论风口。



可以说,制造舆论热度是“粉丝”的强项。记者采访到一位混迹“饭圈”多年的资深人士Gaqi,据她透露,早在2003年她就曾为当时的“爱豆”东方神起(成立于2003年的韩国偶像男团)编译各种国外新闻,以满足国内“粉丝”的需求。


Gaqi告诉记者,在偶像宣传期“顶话题”是“粉丝”们常用的宣传方式,她就曾为偶像剪辑过各种宣传视频、MV物料等在全国各地的后援会中传播。而这一切都是完全无偿自愿的。


不得不说,“粉丝”确实推动了明星事业的发展,也捆绑着诸多资方的利益。但并不是所有的“粉丝”行为都能够被资本和明星本人接受,比如此次的“锁场事件”就暴露了影院与“粉丝”之间的利益冲突。


 

 “粉丝”经济在电影之外的蔓延与表现


对于一个“粉丝”而言,如果(多次)购买电影票是基本的“粉丝”素养,那么买演唱会门票则是检验“粉丝”忠诚的好时候。


Gaqi告诉记者,偶像的演唱会不仅一定要买票去看,而且必须要在开票的第一时间购买。问及原因,Gaqi表示,“一是因为如果‘爱豆’太红,可能手慢一点就会没票了;更重要的原因是要为‘爱豆’创造短时间内售罄门票的纪录,这才是一个“粉丝”的高阶修养。”除了买票看演唱会,演唱会的现场“应援”也是“饭圈”的一大文化。


Gaqi告诉记者,“应援这个概念大概是从日韩传过来的。原本有一套比较严格的规范,比如在‘东神’(东方神起的简称)演唱会中,除了沿用一直以来的应援色,还会有官方组织提前与粉丝会负责人沟通并确认统一的应援动作,比如要在某首歌中制造集体人浪或者合唱,甚至连荧光棒的挥舞节奏都会有详细的要求。”


Gaqi曾在大学期间先后买过1480、1680等多个千元以上的演唱会门票,并且“每一次离开演唱会现场的时候还会不知不觉买了很多周边,比如小扇子、明星片、证件照、书签、手环、荧光棒、T恤等”。这些周边衍生品中既有官方授权出片的,也有“粉丝”或其他组织自发制作销售的。Gaqi告诉记者,“一场演唱会下来,基本的花费差不多在2000左右”。


对于职业演员的“粉丝”来说,虽然没有演唱会直面偶像,但是各种节目、时尚发布会、写真拍摄、商业代言等活动都成为“粉丝”与“爱豆”见面的机会。


对于“粉丝”来说,他们忠诚于偶像本身而不拘泥于任何单一的表现形式。除了看偶像的电影和演唱会,偶像见面会、签售会、节目现场录制等都是“粉丝”的盛会。


比如记者参加过一场有吴亦凡出席的《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电影发布会,发布会入场证一度被“粉丝”炒到千元以上。小圆在采访中告诉记者,由于自己的“爱豆”刘亦菲基本没有个人演唱会,所以她花掉的两万多元中,有至少八千元都是用于购买各种节目录制、发布会等的门票,其他用于活动应援、购买代言产品和电影衍生品等也占据一大部分。



而一直被资本忽视的电影衍生品市场近来也正在“粉丝”的助力下不断升温。据悉,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已经产生了3亿元的衍生品预售,涉及60个商家,“挣粉丝的钱”已经成为商家的共识。


阿里影业发布的“三生三世”衍生品调查显示:“三生”受众人群中女性占据75%,是男性的3倍;30岁以下的年轻用户为55%,35岁以上32%。除了已上线的衍生品,如狐狸造型单鞋、桃花妆蜜粉等三生定制款商品一经发布就被疯抢。其中,三生定制版毛绒玩具未上线预售破3万个,众筹商品两周破200万,定制款充电宝月销超5万件等。


百度张艺兴吧的管理员欧阳告诉记者,“对于偶像所代言的产品和电影衍生品等,我们当然会在自己的能力范围里给予支持,为偶像的代言撑腰和宣传。”


而一名李易峰的“死忠粉”小A告诉记者,“我个人会选择购买官方正品(电影)周边。对于李易峰所代言的一些品牌和产品也都会因为他的代言又有进一步的了解,用的也很舒服。动辄去店里被告知同款/定制款被卖空。很多‘粉丝’都是使用他代言的OPPO手机。”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粉丝”文化本身包含了很多亚文化的组成部分。很多“粉丝”不仅有真人偶像,也会有“二次元爱豆”。而这个“二次元爱豆”也会在“粉丝”那里享有与真人偶像同等甚至是更高的待遇。


面对这种情况,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在采访中表示,“粉丝文化本来就具有很大的非理性和盲目性,是现在传播手段越来越便捷而产生的一种亚文化现象,与二次元文化都可以称之为是青年亚文化的一种。”


Gaqi告诉记者,她在粉真人“爱豆”之外,也会粉“二次元爱豆”。面对记者的疑问,Gaqi直言,“并不是只有真人偶像才是偶像,二次元偶像、非真人的偶像文化一直存在,只是不在主流视野之内。”


接着,Gaqi向记者介绍了她的二次元“爱豆”剑非道和叹希奇,这两个都是台湾霹雳布袋戏中的冷门角色。Gaqi介绍,与“粉”真人偶像不同,粉“二次元爱豆”的方式更多是通过漫展表现。


Gaqi会为了自己喜爱的这两个较为冷门的“二次元爱豆”写作以他二人为主角的文学作品,这种作品在“饭圈”统称为“同人文”或者“CP文”。除了每天更新“二次元爱豆”的“同人文”之外,Gaqi还会和其他“粉丝”一起为自己的偶像做各种推广,比如剪辑一些视频,PS一些角色图片等。


明星主演的电影会有不少颇具吸引力的衍生品,作为霹雳布袋戏角色的“二次元爱豆”看起来似乎少了这个“吸金利器”。


Gaqi告诉记者,“二次元爱豆”的“吸金利器”丝毫不比真人“爱豆”差,“每年会在不同城市有漫展,我经常去的是北京、上海、南京这三个地方,基本每次都会买很多手办、周边之类的。而且,这些正版的周边真的一点都不便宜。”


Gaqi仔细为记者计算了这笔投资,“我买过剑非道和叹希奇的抱枕,大概每个120块,还有一小张海报要180块,稍大一点尺寸的海报就会卖到300多块。”记者很好奇这样高的价格会不会有价无市,Gaqi斩钉截铁回应,“不会,基本都会很快卖空,而且还有很多需要预定,比如布袋戏里面那个布偶,需要定做,两三年才能拿到成品,价格也在一万到几万块不等。”


这似乎印证了“粉丝”经济中的“二八定律”,百分之二十的“死忠粉”贡献了百分之八十的经济价值。


 

“粉丝”的时效性与流动性


“粉丝”爱上明星的理由有很多,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些理由大都围绕着颜值、情商、努力等关键词。


王大傻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她喜欢彭于晏的原因是“因为他太帅了”。对于这个理由,王大傻解释道,“虽然简单粗暴,但绝对是出于人的本能,而本能才是最有力量的。”小圆告诉记者,她“爱上”刘亦菲是因为“小时候在《金粉世家》中的惊鸿一瞥,真的是神仙一样的姐姐啊!”


欧阳在现实中的身份是一名刚刚走入职场的法院公职人员,她告诉记者,她力挺张艺兴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是因为张艺兴作为一个新人非常“努力和拼搏”,欧阳如数家珍地向记者举例,“比如他为了使自己的舞蹈动作好看而绑沙袋进行练习,比如他为了舞蹈效果不顾自己的膝盖坚持的‘凤凰跪’,比如他为了自己的专辑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只为了给大家呈现出最好的效果……”


小A则表示,“李易峰的很多方面都很打动我。比如为人处事的态度、他自身的性格和人品,面对工作和生活他的态度一直都是低调谦虚、不卑不亢,他还积极参与慈善事业等。”


虽然有万千个开始“粉”偶像的理由,但“粉丝”们自己也都深知,随着时间的流逝,总会有一天不像现在这样“死忠”。这个改变可能是因为时间,也可能是因为“他/她(指偶像)变了。”


很多偶像在转型期都会遇到一波“粉丝”变动,常常只是一个非常微小的改变就会引发一系列连锁效应。有“老粉丝”离开,有“新粉丝”加入,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郑爽“微博小号曝光”事件,就引发无数“粉丝”反水。


当然也有很多时候明星转型会吸引“路人转粉”,比如《战狼2》中张翰扮演的角色就为他博取了大批新“粉丝”;薛之谦从“过气歌手”到在综艺节目中重新红起来;再比如周冬雨从《麻雀》中“较为老气、不搭”的角色到《喜欢你》和《七月与安生》完成的角色重新定位。可以说,明星每一次转型伴随的都是“粉丝”立场和数量的变化。



比偶像转型引发“粉丝”立场变化更多的,是随着时间流逝,“粉丝”渐渐变成了“路人”。Gaqi说,“这太正常了,我现在做中学老师,每天忙的要死,真的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像曾经那样为爱豆出钱出力了。离开(这个圈子)的时间久了,最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真的‘粉转路人’了。”


欧阳也表示,“如果真的有一天不再参与(张)艺兴的活动了,大概是因为我个人自身生活方面不允许继续这样做了,因为你总会有自己的家庭,自己需要去更花费心思去经营的事情。”


当然也有“粉丝”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一天。小A就表示,“我个人还没有考虑过什么时候会放弃参加“粉丝”行动,未来的事情现在不好定论。参与活动对我而言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喜欢他(李易峰)这件事本身也是如此。”


除了“粉丝”的时效性之外,随着网络直播平台和综艺节目的崛起,“粉丝”也在多种形式之间产生了一定的分流。“粉丝”直面偶像的方式越来越多样化,心理上对偶像的需求已经很大程度上可以得到满足,这会不会降低“粉丝”走进影院观看偶像的热情呢?


对于这个问题,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明确表态,“网络直播平台和综艺节目确实分流了相当一部分明星的‘粉丝’。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上半年电影开工量明显减少,有相当多的明星在忙着参加综艺节目的录制,因为从经济效益来讲,综艺节目比电影来得更快,这种现象对电影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面对这个问题,“粉丝”的回答则与专家完全相反。小圆表示,“我是在支持神仙姐姐,不管她做什么都会支持,比如她去录‘快本’我会去看,她出新片我会一次次买票进电影院,就算有天她要开演唱会我可能还是会去。至于直播和综艺节目,那些当然要看,但那也是多了一个途径看到她,并不会影响我支持她的电影。”


 

“粉丝”之火何时灭


资本一度将“流量”、“IP”、“小鲜肉”捧上神坛,以为只要有这些,就可以轻松制造出“爆款”影片。但是近期的电影市场似乎一次次地让这些“灵药”失效,“流量明星”这纸“保单”似乎越来越难让资方换得平安。


《冈仁波齐》和《二十二》的成功让资本在追逐“小鲜肉”和“流量”的路上被绊了个跟头;而没有当红鲜肉的《战狼2》更宣告了以“流量”论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


面对这样的现状,饶曙光认为,“‘小鲜肉’、‘流量’、‘爆款’这些都是在中国电影产业化初级阶段出现的非理性现象。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成熟和完善,特别是随着观众欣赏趣味和消费意识的提高,单靠‘小鲜肉’和‘流量’就能出‘爆款’的现象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少。”



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不断发展,不同艺术风格和类型趣味的影片层出不穷,观众的观赏旨趣在不断升级。


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的成立与壮大,为不少艺术影片的创作与发行提供了诸多便利。中国电影市场正在不断走向多元,更多新导演、艺术片、纪录片都有了更优质的生存空间。


青年导演李睿珺在采访中告诉记者,“以前没有艺术院线的时候,大家都在呼吁,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大家应该支持。未来如果条件允许,我可能会考虑将新片《路过未来》放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进行分线发行。”


不同类型的影片逐渐找到自己的观众,恰印证了饶曙光所说的,“颜值只在一时,电影的内容表达和价值观呈现才是永恒的。‘小鲜肉’的市场失灵,说明了中国电影的进步,特别是在观众层面的进步。”


资本不会放弃任何一次榨干“小鲜肉”的机会,在资本争先恐后的热捧与追逐中,许多当红演员同时接三部戏,连完整读完剧本都困难,更不用奢求分析人物性格,揣摩人物心理。


面对资本的诱惑,确实有不少“流量明星”很想努力,但是市场没有给他们丝毫喘息的机会,在不断的“赶场子走穴”拍摄中,拍戏成为明星的“副业”。他们跑的很累,却模糊了自己为什么而出发。


值得警惕的是,“小鲜肉”终会老去,当颜值不再,而实力尚未练好,新一波的“鲜肉”崛起时,曾经的“鲜肉们”又将何去何从?


面对这样严峻的现实,饶曙光告诫一众“流量小鲜肉”,“明星单靠颜值一定走不远,必须要通过各种学习来提高自己的演技,只有这样才能从靠颜值走向靠演技,拥有更长久的艺术生命力。” 最终,“小鲜肉只能自己救自己”。



同时,饶曙光表示自己也看到了“小鲜肉”在不断努力,不断转型,他直接表态,“我们要肯定他们的努力,也要支持他们转型。但电影最终是一种内容生产,一种价值观的呈现。电影可以借助‘粉丝’来扩大影响力,但如果失去内容生产与价值观呈现为基础,那无论如何‘粉丝电影’都走不远,只能是一种暂时火爆的现象。”


对于“粉丝”而言,偶像就像是一个完美的恋人,容不得别人说半个不字,这很正常;但是对更多普通观众而言,他们需要的是能演戏的好演员。唯有不断打磨演技,演员才能让“粉丝”为自己的电影摇旗呐喊时真正挺直腰杆。


同时,电影市场应该更加理性地摸索与“粉丝”共存之道。唯有不忘初心,回归电影内容与品质本身,才能够无愧每一个走进影院的观众。


(文中“粉丝”人名均为化名)


链接


“粉丝”也是一种“圈子文化”,有不同“爱豆”的“粉丝”们形成了一个“粉丝圈”,简称为“饭圈”。这个圈子有许多“圈内术语”,恰如一道无形屏障,将无关人员挡在“圈外”,似乎只有变成“粉丝”,才能够了解“粉丝”。


1.粉:意指喜欢。


2.爱豆:英文“偶像”的音译。


3.小散粉:那些没有加入组织的“粉丝”常自称为“小散粉”。


4.大粉:指影响力和活跃度比较高的“粉丝”。


5.小透明:一些自认没什么存在感的“粉丝”的自称。


6.死忠粉:指购买力强和立场坚定的“粉丝”,也称“死忠饭”。


7.路人粉:普通程度的“粉丝”,多是一种自称。


8.应援:来自日韩“粉丝圈”的词汇,多指有组织、有规范的“粉丝”支持偶像的行为。


9.粉丝会:有组织的粉丝群体,也称为“后援会”,基本会以省份、城市等作为划分,分为全球、全国“后援会”与其他各省市“后援会”等。


10.流量明星:拥有大批的“粉丝”和话题热度的明星。


- THE END -


电影票房微信号:dypfboxoffice聚焦电影产业、关注电影市场                                    

这里是第三方票房统计机构,圈内著名公众号@电影票房投稿、合作或者其他事宜可直接回复本微信,或者加小编私人服务号:piaofang1      





首页 - 电影票房 的更多文章: